专车的问题与机会
2015-06-15 13:30:29
  • 0
  • 6
  • 2
  • 0

主要观点:1、互联网+的问题已经是社会前进中需要面临的挑战;2、专车应当出台相应的法律加强监管;3、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政府简政放权市核心。

 

如何看待互联网+的问题

我们一直都在讲互联网+,但是真正互联网+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有的地方政府就像叶公好龙一样,看似很喜欢龙,但真正看到龙非常害怕。摆在我们面前真正的互联网+是什么?最近出现的典型产业就是互联网+出租车——也就是专车。个别政府遇到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害怕它? 

其实,北京交委说的也有道理,2004年国务院行政许可确实有这个规定,法律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会滞后,会和新兴产业发生矛盾,这是正常的。放眼到国外uber专车,uber是一路“打”过来的,诉讼团队非常大,现在世界上50%以上的地区还在封杀它,国外搞钓鱼执法比中国更恶劣,为什么发展到今天还能继续走下去,这是因为互联网+的一个趋势,这就是李总理说的风口,这改变我们说的一句俗话,“在风口上连猪都能飞起来”这就是大势所趋。在这个问题上,百姓和政府看待这个问题是不同的,政府应该正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为的就是可以实现弯道超车。商鞅有一句名言:智者作法,愚者制焉。过了2000多年,这个话用到现在还是非常好的,,只有愚蠢的政府才会为以前的法律束缚住自己的手脚,聪明的政府,应该因势利导,变法以适应社会发展。所以个人觉得现行法律对专车的所谓“禁止”或许可,并不是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更不能成为阻碍互联网+发展的主要依据。毕竟,我国行政许可法也反复说明,设立行政许可是应该符合社会发展和公共利益标准的。像专车这种情况,符合公共出行便利条件,符合公共利益和发展趋势,以前的出租车许可制度,应该去适应专车发展,如果不适应,就应该修法。

如何监管

监管层面包括几个方面。第一,是网络公司的替代责任问题。按照传统替代责任理念,出租车公司要为乘客承担损害承担替代责任。但在互联网+的背景之下,产业核心和互联网公司,跟下面的雇员是“合作关系”,就没有必要替自己的司机承担替代责任了,这就是一个大问题。所以这是交管部门民法上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第二,是保险责任的问题,现在保险责任,据我所知道,互联网专车的还落实不到位。这就使得乘客或道路交通安全还没有得到保险的全面保护。国外几个地方放开uber限制的政府,都强调了改型运营应该有强大的保险作为后盾,有了保险之后才可以放任一个新事物发展。所以,保险问题是困扰专车安全性和合法性的大问题。同时,对司机的保险也很重要,应该符合国家劳动法相关规定,可以给专车司机上保险。这也是将司机与网站的合作关系,变为雇佣关系的前提。

第三,是司机运营资质审核的问题。最近出了好多案例,前段时间我去做法制点评嘉宾的时候就曾提到,一个案件中,E代驾的司机竟然是酒驾。这个案件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互联网+专车的模式之下对司机的资质是不是额外要求一下。专车的司机,应该没有犯罪记录,没有吸毒史,最近五年没有交通重大肇事记录,是否有暴力史、酗酒情况等。我觉得政府是不是应该强化资格审核,有一些人适不适合做专车司机,这必须核准的。还有一个问题, BTV也曾做过暗访,专车注册号码怎么不是本人,是换个人开,这也属于政府监管部分。因此,政府在专车方面,并不是不作为,而是应该有所作为。

互联网+不是把政府剔出去,而是要求政府不要乱作为,不要扼杀新的事物,但应对事物发展过程做好监管,如何有效监管就是政府做的事情。政府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原则就是要促进互联网+的发展,去爱护它,去监管它,而不是扼杀它,去放任它。这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个人信息保护

现在手机都是移动客户端,个人信息打车的时候,我们的行程公司是不是都知道,这些获取的信息会不会成为侵害公众隐私权的工具,会不会给国家信息安全层面造成危害?所以互联网+产业出来之后最大的问题并非是行政许可这些小问题,更多的是中国应该尽早的出来一个个人数据保护法。这个法律应该明确,什么情况下可以对数据进行使用和搜集,以及数据使用的正当性、合法性、必要性的原则到底在什么地方。国外的公司获取中国用户的信息到底是不是应该额外的经过一个审核,是不是应该再有一个“保险”,这是一个大问题。大家眼光应该看的更远一些。

其实,还有很多的法律上的基本问题需要厘清,比如,专车和快车应该分别来看,专车毫无疑问是商业行为,快车性质应该是民事性质。但是现在为什么要对快车进行打击,我不理解,因为快车是民事行为,民事行为的话,政府应该减少介入。我们知道现在好多天气不好的时候,打不到车。打不到车很可能就要坐顺风车,一招手说你去哪儿吗,给你一点钱,这个民法上有规定的,就是好意同乘。滴滴快车就是干的这个事情,老百姓在一起付个油费钱,这不是商业行为,千万不能用所谓的条例约束他。快车不能被定性为运营行为,滴滴快车应该是拼车软件,绿色出行的民事行为。现在我们政府还有很多许可,把商事行为和民事行为搞混了,一并监管就可能出现很多问题。

最后,政府的简政放权,放下的不单纯是权,而且还是利益,放下的还是钱。互联网+发展的好坏,就是服务型政府简政放权的试金石。我们将拭目以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